美国中小学中国书法课的需求性调查 ——以大克利夫兰地区为例

克利夫兰州立大学 李惠文、丁笑丛

摘要 中国书法与汉语言的产生与发展几乎形影不离,向国外学习中文特别是喜爱中文的学生介绍和教授中国书法具有相当的必要性,但是,在国外介绍和推广中国书法受许多条件限制,条件成熟与否影响着计划的启动和实施。通过问卷和访谈法,对在俄亥俄州大克利夫兰地区的26所已经开设中文课的学校进行了探索性调查,目的是判断在美国中小学开设中国书法课程的现状、需求、条件成熟度。结果显示,老师们本身对于中国书法的认同感较强、兴趣较高,而且愿意在平时的中文和中国文化教学中加入书法的内容、愿意经常聘请书法专家到课上做报告、做展示、讲解书法,但由于资金、时间、师资等客观条件的限制,目前将书法开设成一门独立的课程的条件还不成熟。跟美国高校书法课已广泛开展的状况比较,中小学存在中文课时少、学区对课程学分认可严格、缺乏师资等客观条件,如果这些困难能够得到解决,书法教学在中小学中的开展应该能够得到很大的推进。

关键词: 美国中小学,中国书法课,需求

Needs for Chinese Calligraphy Class in American K-12 Schools: A Survey in Cleveland

Huiwen Li & Xiaocong Ding

Cleveland State University

AbstractChinese calligraphy developed hand in hand with Chinese language. It is commonly regarded necessary to introduce Chinese calligraphy to Chinese as a foreign language student. However, the initiation and operation may be affected by the real conditions. This exploratory research investigates the Chinese calligraphy teaching status and needs in 26 K-12 schools with Chinese language programs in Cleveland area. Results indicate that teachers are mostly interested in Chinese calligraphy and would like to incorporate it in to the Chinese language teaching. It is also shown that Chinese calligraphy class is not ready to be offered separately due to schools’ limited class time for Chinese language, insufficient teachers, and inability to realize the importance of the class.

KeywordsAmerican K-12 Schools,Chinese Calligraphy Class, Needs

一、背景、研究目的和意义

中国书法是汉字的书写艺术,已有三千多年的发展历史,它蕴含了丰富的中国文化元素和人文情怀,已成为最具中国特色的代表性文化元素,深刻体现了中国文化的审美意境和艺术精神(夏东荣, 2013)。中国书法作为一个文化集合体是中国文化的浓缩形式之一,它集文字、语言、艺术、历史、政治、职业、教育、产业、商业等为一体,与汉字产生与发展相随相伴,又与古今社会、教育、政治等国家层面的政策与改革,其历史综合影响力超越其它传统中国文化。另外,中国书法在东南亚和其它中国文化圈的影响深度和广度也经历了历史和文化的考验(吴慧平,2001)。随着中国在全球范围内竞争力的增强、与外国文化交流的增多,在全球推广中国书法及其文化势必成为当今国际汉语(以下也称中文)教育、国际文化交流的关注点(常敬宇, 2014;范宇光, 2015;颜墨, 2014)。屠新时(2013)认为,书法艺术包含诸多中国文化艺术信息,如哲学、诗词、文学、历史、美学,通过书法教学让西方学生发自内心地喜爱、景仰中国文化,应该成为传播中国文化不可忽略的重要和有效的渠道之一,而且海外书法教学是中文教学的有效的辅助和促进手段,还能使学生通过书法学习认识记忆汉字,对书写汉字发生兴趣。吴玉如(2013)指出,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西方人热心学习中文、研究中国,这正是将书法文化推向国际的大好时机,海内外书法教育工作者应当抓住这一时机、积极推动书法的海外传播。

在美国,汉语已成为大中小学最主要的世界语言之一。美国当代语言学会(Modern Languages Association, MLA)(2018)的最新报告显示,截止到2016年,中文已经持续成为大学中学习人数排名前六的外国语,人数达到五万多。另外,美国国际教育委员会(American Councils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2017)最新公布调查报告显示,中文教学已经基本遍及全美中小学,总入学人数超过四万六千人,在全美居第五位。尽管近些年大多数包括中文在内的主要外语(如西班牙文、法文、德文)年入学人数呈下降状态,但是中文在美国学校作为主要二语或外语的地位已经建立。

语言与文化历来是融合在一起的。将文化融入到语言教学中已经称为美国外语教学的五大原则之一。(National Standards Collaborative Board, 2015)中国书法与汉语言的产生与发展形影不离(高长山, 1999),教语言必然教写字,写字必然教如何把字写好、写漂亮、写出艺术水平,写好汉字又会激发学生对中国语言魅力的欣赏和语言学习的动力;教学生写出具有汉字古典美的毛笔字又会为学生打开一扇通向孕育和滋养其汉语言修养的大门,让学生不断汲取文化营养、提高对语言的学习领会和高级使用的能力。所以,向国外学习中文特别是喜爱中文的学生介绍和教授中国书法具有相当的必要性。

但是,在国外介绍和推广中国书法受许多条件限制,条件成熟与否影响着计划的启动和实施。这些条件包括师资、资金、课程、课时、学分认可政策、各方面的接受程度等。目前的研究表明,书法课程特别是融入文化的书法课在美国高校的需求还是比较明显的,这表现在各方面条件接近成熟、教师和学生对书法课期待较高(李文丹, 2011; Li & Yu, 2015; 屠新时, 2010)。但是,对美国中小学开设中国书法的文献搜索发现,这方面的学术性研究极少。只有Dretzke & Jordan (2010)调查了美国部分中小学学生学习中文的动机、长久计划,发现其中一部分学生学习中文是因为对书法感兴趣。另外有新闻性报道显示,李潇娇(2011)、谌思澜(2012)在美国少数中小学已经尝试开展书法教学。其它信息未能检测到。

 为解了中国书法在美国中小学的需求,需要对现状进行调查,这样才能在政策、资源、师资、课程设置等各个方面进行充分预备或调整。调查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包括:在美国中小学开设中国书法课条件是否具备?时机是否成熟?现状如何?是否有需求?本研究选取美国中文教育比较好的俄亥俄州的大克利夫兰地区来对这些问题进行调查。俄亥俄州近年来的中小学中文课入学量有了很大的增长,2016-2017学年比十年前增长了接近十倍。选取这一该州来研究书法这一课程的当前和未来的需求有较大的代表性和前瞻性。

二、需求性评估:方法、工具、步骤

  2.1 方法

采取需求评估法进行现状调查。需求性评估是项目评估的一种,是指系统地查找社会问题及其严重程度、准确地定义目标群体和服务需求的方法(Rossi, Lipsey, & Freeman, 2004),它能有效地澄清问题、识别恰当干预和问题解决方法(Fulgham & Shaughnessy, 2008),然后帮助调配有限资源、以制定和执行适当的问题解决方案(Altschuld & Kumar, 2010)。

本研究使用问卷和访谈两种方法对现有开设中文课的中小学教师进行需求性调查,以期了解现状、判断需求、指导今后教学资源的预备等。研究选取中文教育发展较好的美国俄亥俄州大克利夫兰地区作为问卷调查的对象区域,因为该地区从人口数量、到学区数量、再到中文教育发展水平,都居俄亥俄州前列,因此,研究结果相对于俄亥俄其它地区、甚至美国大部分地区的中小学具有较大超前性和指导意义。

  2.2 工具

调查首先采用自编问卷,调查目标维度包括是否已经开设书法课、教师对于书法的兴趣、师生对于开设书法课的必要性认识、目前的困难和需求。主要包括以下问题:

(1)你们学校现在是否已经开设了书法课?         

(2)您觉得有必要在你们学校开设单独一门书法课吗?为什么?

(3)您觉得学校会支持单独开设书法课吗?为什么?       

(4)您觉得在你们学校开展书法教学最合适的形式哪些?

(5)老师和学生对书法感兴趣吗?

(6)假如要在你们学校开设书法教学,可能遇到的困难有哪些?

(7)您希望孔子学院在书法教学方面能够提供什么帮助?

  2.3步骤

使用电子邮件将问卷发放给大克利夫兰地区中小学开设中文课的30名全职中文教师,收回有效问卷26份,问卷回收率86.7%。参与本次调查的教师分别来自大克利夫兰地区开设中文课的18所学校,这些学校中公立学校12所,占总调查学校总数的2/3,私立学校6所,占1/3。发放问卷参与调查的有一半是高中老师,小学和初中老师各占25%左右。经该地区两位了解本地中文教学发展情况的专家确认,这一样本比例很好地体现了目前该地区中文课在各个层次开设的大概比例。

三、结果分析

教师对问卷问题的回答情况如下:

(1)你们学校现在是否已经开设了书法课?         

结果显示,目前还没有教师在学校单独开设书法课,但是有19位(69.2%)老师已经把书法作为中文课或文化课中的一部分进行过讲授,这表明,尽管独立的、正规的书法课还没有出现,但大部分中文教师已经意识到了书法在中文教学中的必要性。参与调查的另外7位(30.8%)老师在平时授课中完全没有涉及过书法的内容,从这几位老师对第五个问题的回答看出,其中的六位老师表示自己对书法非常不感兴趣或比较不感兴趣,另外一名老师对书法的感兴趣程度也仅为中等,说明,要想开设书法课,教师首先要感兴趣,如果教师不感兴趣,开课的积极性会降低。

(2)您觉得有必要在你们学校开设单独一门书法课吗?为什么?

教师中认为开设书法课非常必要和较有必要的有6人(23%),而认为非常没必要和比较没必要的共9人(34.6%),而11位老师持中间态度(42.3%),即:既不认为有必要、也不认为无必要。

认为有必要开课的老师提供的原因有多种,包括:书法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之一;通过书法的学习,学生对于学中文、学汉字的兴趣都可以有所提高;不仅是学生、一些学生家长也对书法颇有兴趣;书法需要长时间的练习才能学好,需要通过开设课程系统教授;书法可以宜情养性、陶冶情操;练习书法,除了让学生复习所学过的字以外,看到自己写出如此美妙的书法又会增加学生的成就感。也会增长学生学习中文的意愿。

认为没有必要开课的老师提供的原因也很多,涉及年级/年龄原因、时间原因、资金、师资等问题。他们认为,低年级学生兴趣不高、人数少,开课不容易;而高中生功课多、而且课程学习多集中在大学申请所需要的科目,学习时间紧张,书法占用时间多;没有经费;没有师资;学生人数少而且动机不强。另外,也有老师认为,汉字对于学生来说很难写,这可能会影响学生对书法课的兴趣。

这说明,当前许多教师还不能认识到中国书法的重要性,在中小学单独开设书法课也确实有各自的困难,有些困难可以克服,比如教师本身对于书法的兴趣和技能,但是有些问题确实难以解决,比如教学时间、学生升学、年龄过小等。对于必要性不置可否的比例也从侧面反映出教师的矛盾心理:一方面认为有必要,另一方面,因为现实中存在的各种限制使得自己无法完全认可这种必要性。如果他们明确知道学校各方面支持开设书法课,或许老师们对于必要性的选择会有很大改变。

(3)您觉得学校会支持单独开设书法课吗?为什么?       

在学校对于开设书法课的态度方面,分别有8名老师认为学校会比较支持、7名老师认为学校不太支持,两者比例相近。有11名老师表示不太清楚。

选择“学校不支持”的教师反映出的原因多样,除去上述的经费紧张、书法类课程非核心课等原因外,其它原因还有:教师本身数量少、工作量大;教师专业能力不足;中文项目生源不稳定、不适宜开课等。这些因素包含了学校、学生、教师等各方面,而不是单纯学校一方。

而认为学校可能会支持的教师依据的理由包括:学生对于中国文化感兴趣;不同性质课程有利于发掘学生的才能;学校增加这类文化课种类会有利于招生;中文课预留了文化内容时间,可以开书法课。部分老师对于学校的支持力度也表现出谨慎的乐观,他们认为,学校的支持取决于是否需要经费支持,只要开课不需要学校出资,学校就会支持。

另外也有11位老师表示不清楚,他们坦诚从未跟学校进行过交流。也有一位老师猜测,美国人学中文主要是因为中美的国际贸易,纯粹去研究中国书法的人应该很少。这都反映出近半数老师很少主动与学校沟通调整或改善中文课设置的事情。后期的访谈了解到,这种不主动沟通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教师习惯了服从上级、服从学校课程设置,而不去主动向学校管理者宣传自己的课程、不去主动在课程方面发出自己的声音,其实许多课程设计者并不了解中文课程,许多学校甚至是第一次开设该课程,所以教师们积极主动引领中文课程设置、改良课程结构非常必要。

(4)您觉得在你们学校开展书法教学最合适的形式哪些?

按照由多到少的顺序,参与回答问题的老师中有20名(76.9%)老师认为最合适的形式是在中文课加入书法部分,有15名(57.7%)老师赞成成立书法俱乐部或兴趣小组来开展活动,有11名(42.3%)老师主张在文化活动中加入书法活动,有6名(23.1%)老师希望可以开展一些书法讲座,只有2名老师认为开设独立的书法课程是最合适的。(图1)反映出把书法融入当前课程和活动中的很高的愿望,这无疑是当前这个方面的主流需求。有关书法讲座的需求,对教师的后期采访得知,这里的讲座主要是聘请校外专家到校内做报告、做讲座,并非由教师本人来做,因为大部分老师对自己的书法水平还偏低。

 

图1:目前书法教学活动适宜的形式

(5)老师和学生对书法感兴趣吗?

在被问到对书法是否感兴趣时,有约80%的老师表示自己非常感兴趣。可见,大部分教师自身对书法都持有非常正面的态度和较高的兴趣,而他们反映出的有较高兴趣以上的学生只有约1/3。对比公立与私立学校的情况发现,公立学校的学生对书法的兴趣普遍低于私立学校,实地采访三个私立学校后也发现,80%以上的学生对书法抱有浓厚的兴趣。通过访谈教师得知,公立学校的学生存在学习兴趣低的现象,这与对书法课的兴趣偏低有无关系需做后续研究确定。

(6)假如要在你们学校开设书法教学,可能遇到的困难有哪些?

在这一点上的回答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没有差别、学校层次之间也没有查表。老师们认为主要的困难来自于学校方面。有20名(76.9%)老师认为学校目前缺乏开设书法课的资源和设备,也没有相应的课程纲要和教学资料。还有16名(61.5%)老师认为学校并没有书法教师,或者说参与调查的老师均认为自己从事书法教学的能力不够,这也是影响学校开设书法课的重要原因之一。从主观条件来说,认为老师没有时间教和学生没有兴趣学的各有8人,老师课时多,导致没有多余精力顾及课纲之外的书法教学,学生因为缺乏兴趣、学习负担重、考试压力大等原因,导致学习书法的意愿不强。

(7)您希望孔子学院在书法教学方面能够提供什么帮助?

孔子学院在本地区已成为中文教师培训、中文项目发展的主导者和主要支持者。教师们在书法教学方面对孔子学院的期望主要包括三个方面:提供资源、教师培训、课程开发。具体来说,其一,由于大部分学校在开设书法课方面都存在资金短缺的问题,近90%的老师们希望在包括笔、墨、纸、砚在内的教学易耗品上得到帮助;其二,近77%的老师希望得到书法教学方面的培训;另外近77%的老师希望孔子学院能够为老师和学生开设书法讲座,并帮助开发课程。由此看出,要想在本地中小学发展书法教学,孔子学院或者其它教育机构应当在资金、资源、师资、课程上进行大力支持。

四、 结论

通过本次问卷调查和辅助研究(实地观察和访谈)可以看出,克利夫兰地区的教师对于书法的认同感较强、兴趣较高,也愿意在平时的中文和中国文化教学中加入书法的内容。但由于资金、资源、精力、师资、学生课业、课程设置等客观条件的限制,目前将书法开设成一门独立的课程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因为大部分教师已经认识到书法教学对于中文教学和文化教学的重要性,已经在通过各种形式开展书法教学活动。如果孔院和其他教育机构能在各个方面给予大力支持、帮助中小学解决客观条件上的困难,相信书法教学在克利夫兰地区中小学中的开展能够得到很大的改善。

通过调查也发现,部分教师在学校教学中还过于被动、兴趣较低。他们习惯于完全接受学校的课程设置,不善于跟学校课程部门沟通,不善于宣传中国文化的魅力和意义,不善于推动课程改革,这也成为书法教学不能有效开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教师能够积极于学校互动、取得学校认可和支持、激发学生兴趣,目前的局面应该会有很大改善。

另外,美国许多中小学仍十分封闭、保守,他们对东方的文化的理解和接受程度仍旧很低。这就需要一代一代的中文教师进行持久的努力,通过各种形式在学校、家长、社区中介绍相关中国文化,如聘请书法专家到课上做报告、做展示,在学生中成立书法俱乐部、举办学生书法展等激发学生的兴趣。也要通过介绍书法对于开发智力、陶冶情操、提高审美意识等方面独特的功能来激发家长的兴趣、取得他们的支持。

总之,书法是中国文化的核心形式之一,是中文教学的重要辅助手段,对语言学习、文化交流、心智成长都有独特的作用。面对中美交流出现的挑战和机遇、面对美国汉语热的降温,重视书法教学和书法文化传播,使其发挥“催化剂”、“润滑剂”、“活性剂”等作用,显得非常必要。

参考文献

[1] 常敬宇. 中国书法如何走向世界[J]. 汉字文化, 2014 (4): 15-17.

[2] 范宇光. 中国书法走向世界的机遇与挑战[J]. 文艺生活, 2015(10): 144-145.

[3] 高长山. 汉字象形性的书法审美创造[J]. 东北师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9(3): 36-40.

[4] 李文丹. 美国高校的中国书法课程刍议[J]. 语言教学与研究, 2011(4): 107-112.

[5] 李潇娇. 家庭制学校的独特体验––阿德莱德大学孔子学院志愿者在Rose Park家庭制小学教授书法课程[EB/OL]. http://www.hanban.org/volunteers/article/2011-03/11/content_234427.html, 2011-03-11.

[6] 谌思澜. 费佛尔大学孔子学院渗透式书法教学项目成果丰硕[EB/OL]. http://www.hanban.edu.cn/article/2012-07/27/content_451334.html, 2017-07-27.

[7] 屠新时. 在跨文化对话的大格局中推进海外中国书法教学[J]. 中国书法, 2010(8): 92-93.

[8] 屠新时, 吴玉如等. 美国的中国书法教育[EB/OL]. http://art.china.cn/education/2013-09/10/content_6289880.html, 2013-09-10.

[9] 吴慧平. 论书法地理的地域空间研究[J]. 人文地理, 2001(2): 93-96.

[10] 夏东荣. 中国书法: 中华民族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元素[J]. 艺术百家, 2013(1): 116-125.

[11] 颜默. 对孔子学院传播中国书法的策略研究[J]. 书法赏评., 2014(1): 11-13.

[12] 姚道中. 美国汉语教学的走势[J]. 世界汉语教学通讯, 2009(2): 8-10.

[13] 张静静, 牛端. 美国中小学中文教学的现状、问题及发展趋势[J]. 外国中小学教育, 2012(2): 56-60.

[14] Altschuld, J. W., & Kumar D. D. Needs assessment: An overview [M]. Thousand Oaks: Sage Publications, 2010.

[15] American Councils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The National K-12 Foreign Language Enrollment Survey Report [M]. Washington, D.C.: American 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2017.

[16] Fulgham, S. M., Shaughnessy, M. F., & Kaufman, R. Interview with Roger Kaufman [J]. Educational Technology. 48.5 (2008): 49-52.

[17] Looney, & and Lusin, N. (2018). Enrollments in 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 in United States institutions of higher education, Summer 2016 and Fall 2016: Preliminary report [M]. 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of America.

[18] Li, H., & Yu, Y. Assessing needs for a Chinese calligraphy course in the university context [J]. Teaching Chinese in International Contexts.1 (2015): 3-26.

[19] National Standards Collaborative Board. World‐readiness standards for learning languages [A/OL]. https://www.actfl.org/publications/all/world-readiness-standards-learning-languages/standards-summary.

[20] Rossi, P. H., Lipsey, M. W., & Freeman, H. E. Evaluation: A systematic approach (7th Ed.) [M]. Thousand Oaks: Sage Publications, 2004.